海宁市晶鑫纺织复合有限公司
咨询热线:

0438-5908888

产品展示

Product display

产品展示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联系我们

CONTACT

技术:威尼斯人线上娱乐
电话:0438-5908888

没人能帮上自己 所有的一切只能靠自己

时间:2017-08-24 15:55

 
  早饭后,妈妈去了舅舅家,小妹青青去复习了,水生一个人在屋里呆着没事做,正准备去地里看庄稼。
  
  “铛……铛……”条几上的老式座钟响了几下,水生掏出手机一看,9:08,这闹钟怎么才九点啊?整整慢了八分钟!难道是妈妈忘了紧发条?
  
  这个座钟是十多年前买的,是机械的、紧发条的那种。
  
  水生打开座钟的门子去取紧发条的小扳手,一绺白色的东西从破旧的账本下露出来,映入水生的眼睑,破旧的账本是一直放在座钟里的,账本里记着家里和亲戚朋友之间来往的份子钱数和日期。这露出的白色的东西又是什么呢?水生拿出来一瞧,病历!姓名:王芝,是妈妈的名字!水生立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!妈妈,你可千万不要有啥事啊,爸爸刚走没几年,青青还在上高中,你虽然才四十多岁身体却一直很虚弱,咱家可不能再出啥事了!水生默默地念叨着,屏住呼吸,用颤抖的双手翻开病历里面的几张化验单:血常规、尿常规、双肾B超……化验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,水生也看不明白。再一看病历,市第四人民医院。去医院!现在!
  
  “青青,我去同学家有点事,要是咱妈先我回来了你就给她说一下哈,别让她担心我。”水生给青青打了声招呼便出去了。先不要告诉青青,她正上高三,明年六月份就要参加高考了,可不能让她分心。
  
  水生家离市四院不远,中午下班之前水生终于找到了妈妈病历上的那个医生。
  
  “王芝,是你妈?嗯,她前几天是来这里检查过。”医生接过水生手中的病历看了一下,肯定地说。
  
  “大夫……我妈得的是啥病?”水生像一个犯人一样站在大夫的面前等待着法官的宣判。
  
  “慢性肾小球肾炎。”大夫说出了这几个字。
  
  “肾小球肾炎?我不懂,大夫,麻烦你解释一下好吗?”
  
  “就是尿毒症的一种,你回去让她来住院吧。”
  
  “那,大夫,我妈的病厉害吗?好不好治?”
  
  “唉!不好说,她的病发现得有点晚了,要想根治估计得换肾,不然,根据临床……也就十个月的时间。”大夫轻轻地拍了拍水生的肩膀说了声:“小伙子,挺住!”然后走了!
  
  大夫的话犹如晴天霹雳,一下子把水生击懵了!十个月!突然间水生感觉脚下的大地在旋转,他赶快蹲了下来才没有倒下。
  
  (二)
  
  三年前,阳春三月,市一高教学楼下,随着下课的铃声落下,一楼理科三六班教室里走出一群学生,其中有个中等个头的男生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,向操场南边的厕所走去。他那乌黑茂密的寸发,光洁白皙的脸庞,深邃的眼眸,浓密的眉毛,高挺的鼻梁,无一不在张扬着他的清秀和俊美。这个学生就是水生,水生的学习成绩很好,在老师们的眼里,水生是个聪明、好学的学生,他的成绩在班级里一直稳定地位列前几名。几个老师曾私下里议论,水生将来肯定能考上一个好大学。
  
  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。离高考还有两个多月的时候,一天晚上,水生的一个旁门叔叔来学校找到了他,哽咽着对他说:“孩子,你爸爸今天下午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!他……走啦!”
  
  ……
  
  水生的头顶上没有了阳光。
  
  料理完父亲的丧事,水生向妈妈提出了退学的要求。父亲走了,家里没有了顶梁柱,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、十八岁的自己理应挑起这个重担。可妈妈说什么也不答应。
  
  “你的成绩那么好,说啥也得让你上大学,不然我以后见了你爸可没法给他交代。”
  
  水生看着执拗的妈妈心里有了主意。
  
  九月初,村子里和水生一起参加高考的两个学生都领到了大学通知书,去了外地上学,可水生这边却没一点儿动静。
  
  “别难过!孩子,不行咱就复习一年,都是你爸爸的事把你耽误了。”妈妈怕水生想不开。
  
  “不啦,妈,我不想复习了,再说现在上大学也不是唯一的出路,我出去打工,好好干,一样能养家糊口。”水生反而安慰妈妈。
  
  灯光下,水生再一次拿出了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,看着看着,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。这通知书是水生瞒着妈妈和青青偷偷从教育局领回来的。
  
  这可是重点大学啊!五年制的,在上海,一个高消费的大城市,上五年得花多少钱啊!这么多的学费去哪儿弄?爸爸不在了,让妈妈去挣吗?妈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妹妹还在上学。这些问题水生考虑了很多次。
  
  水生又看了一眼通知书,擦了擦眼泪,然后仔细地把通知书折叠了,夹在一本书里,放在书箱的最底部。
  
  再见了!我的大学。
  
  水生随同几个落榜的同学一起去了昆山。到了地方,还算顺利,他们几个通过一个熟人的介绍,进了一家眼镜厂。
  
  水生清楚自己的家庭情况,父亲不在了,母亲带着个妹妹在家里辛苦地度日,。
  
  打工的日子是辛苦、单调的,白天,在车间里忙碌着倒还不觉得,晚上下了班,无聊的时间可就难打发了。室友们大都上街了,水生没有去。到了街上,吃的、喝的、玩的,花钱肯定避免不了。水生和他们不能比,他要养家。
  
  每到月底发了工资,水生只留下很少的生活费,剩下的全都寄回了家。
  
  在厂子里做了一段时间,水生心里就有了想法,自己一直这样做下去吗?以后自己的岁数大了,厂里不让干了怎么办?不如趁现在自己还年轻,文化课基础也好,考个文凭出来。
  
  在一个同事的帮助下,水生报了当地的自考。就这样,水生白天上班,晚上就去听课,听课回来后水生还要熬会儿眼看书、做习题,他要把以前失去的找回来!来年四月份,水生第一次报考了四门课程,结果全部过关。水生看到了希望,要是顺利的话,三年就能拿到大专文凭,然后再专升本……先不说那么远了,毕竟有了文凭,起码活会轻一点、工资会高些吧。
  

版权所有:海宁市晶鑫纺织复合有限公司 电话:0438-5908888

业务中心: 澳门现金博彩评级

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点击就送豪礼